開局

「眼鏡,阿盾的下落可能要再一段時間,那圈子我還滲不進去。」一頭扎眼的紅髮末尾參雜暗沉的黑,深黑的吊嘎襯出男人精壯的軀體,下身套了一件普通的垮褲。男人背倚貼滿徵人或情色廣告的水泥牆,一反線人低調姿態的竊竊私語,男人大剌剌地報告最近的情報,然而不仔細去注意聆聽,男人給他人的感覺與黑街上的流氓、角落盤踞的小混混並無差別,他要的就是這種錯覺。

When in Rome, do as the Romans do.說的真好,不是嗎?

「我知道了火神,總之你凡事小心為上。」被火神稱之為「眼鏡」的人,真正的名字是日向順平。儘管滿心擔憂兩個月前失去聯繫的夥伴,卻更擔心性子急躁的後輩因魯莽行事,而搭上自身的性命。一想到同時進入局裡的夥伴,可能凶多吉少的事實,日向就恨當初無能為力的自己,忿忿地鑽緊了拳頭。

「我知道,你不用擔心前、阿盾那種人做事很穩重,不會有事的。」火神聽得出來日向話語下的壓抑,回想兩個月前展開調查任務時,向來冷靜的日向自告奮勇,卻被麗子以外型過於違和一口回絕他反常的行舉。那都是以防日向情緒化判斷的理由。最近火神才想通了麗子當下的考量。

毫無進展的狀況,火神也沒有多少訊息能跟日向報告,通話幾秒內就結束了。掛下掉漆的話筒,心底沉甸甸的憂慮不減反增。雙手插在口袋裡後,踱步往暫居住屋方向的狹窄巷子。

「黑街」字面上雖然為街,整體土地範圍卻不比一個都市來得小。有被稱為天堂口之名的美譽,也同樣被人詆為地獄。這裡是天堂,也是地獄。這一句是身處於黑街的人都深刻明白的道理,尤其是永遠不斷在低層掙扎欲往上爬的人們,沒有誰甘心一輩子在地獄裡煎熬。然而他們哪會知道,天堂與地獄僅有一線之隔,只有淒慘跌落的那一刻才會深深了解,黑街隱藏下的殘酷事實。

雖說是非常靠近繁榮的市中心,一旦與財大氣粗所住的豪宅別墅相較,火神居住附近都應該算是「貧民窟」。火神居處的屋子極為窄小,屋寬大約讓他站起來跨三大步就能撞上牆,唯一讓他能夠欣慰的是,前屋主有裝設簡便的廚具,總算讓他不用三餐都痛苦吃著泡麵果腹。

又是醉漢嗎?在這種路燈不可能裝設的小巷子裡,即便在夜晚視力極佳的火神仍可以瞧見趴躺幾丈餘的人影。以往也碰過幾次這樣的經驗,一開始難改身為人民保母的本性,上前幫忙關心,結果往往卻是被喝得爛醉的對方罵到臭頭。吃過好幾回教訓之後,現在看到眼前的情況就忍不住皺起眉頭。

打算繞過去,眼不見為淨。火神正要走過「醉漢」,被麗子稱說媲美警犬的鼻子這時聞到濃重的血腥味。

再也不能視若無睹,火神察覺事態不對勁趕緊蹲下身子,兩指感受血管的搏動確定還有呼吸,卻過於微弱。火神猜測如果他步伐再慢一點,或跟日向再多講一兩句,這小夥子大概就要魂歸西天了吧。

迅速把對方從身下早已成血灘的地上抱起。太輕了吧。腦海猛然竄過這句不符危機時刻的念頭,左右擺動腦袋彷彿要把奇怪的想法甩出。

救人要緊!火神拔起腳跟用盡自己最快的速度往居住的公寓狂奔。他完全沒想自己頃刻間決定的舉動影響了後續一連串事件,更是不知道在他手中性命垂危的人,往後會與他的命運抵死相纏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「拜託……放過我、拜託!你明明也……啊!」再也無處可逃,走投無路的「組員」猛地撲跪在面前,不停合掌乞求著自己能手下留情,淚涕橫縱的臉委實狼狽不堪。

鮮紅色的血花,如期綻放。

「哲也,這是你新的任務,好好執行。」赤髮的男人總是坐在長桌的另一端,下巴抵在雙手背上揚起淺淺地微笑。

不管如何掙扎仍逃脫不開這場夢魘,零碎的回憶不斷交錯竄過,組員過去的死狀一一鋪排在眼前,宛如在懲罰鞭撻自己,無法控制的片段讓黑子再也不堪負荷,痛苦地抱頭跪倒在地。

對不起、對不起……。沒發現自己的情緒波動第一次出現極度不穩定的狀態,眼眶早已濕潤泛淚,像是在為過去犯下的錯誤贖罪。十指深深插入髮內,指尖掐按著腦袋用力到幾近發白,卻還是沒辦法停止腦內迴盪的譴責聲響。

即使再怎麼搓揉雙手,在手中逝去的溫度及觸感,仍舊難以忘懷;即使再怎麼搓洗雙手,噴濺在他手上溫熱的鮮血,仍然難以洗淨。

低眼垂看蒼白的兩手,不停顫抖的掌心上,全是一片灼目的鮮紅。

啊!

瞬間從黑暗的氤氳中掙脫,淡藍色的雙瞳直愣愣地望著白偏泛黃的天花板,方才的鮮紅似乎又與眼前重疊令他產生莫名的錯視感,一陣暈眩讓黑子頭疼地閉眼休息半分鐘之久,同時他也竭盡在回想暈眩前發生了什麼事,以及揣測自己現在身處在何地。

左腹有被繃帶包紮的緊實感,不僅是左腹最嚴重的傷勢,全身上下大大小小的傷口似乎都被謹慎處理過。黑子盡量以不令傷口裂開的方式緩慢地撐起身體。

這次真的是做絕了。

他萬萬沒想到自己真的能幸運死裡逃生,右臉埋入掌心內扯動嘴角,像在笑又像在哭,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。

半晌才從低落的漩渦掙脫,「好香……」,鼻間被一陣不知名的香味俘虜,黑子搖搖晃晃站起身子追隨這股香氣的來源。

距離不遠,黑子才走幾步稱不上是路程的路程,眼底便撞進一頭宛若欲將一切燃燒殆盡的紅髮。對於「紅色」心裡頭不知何時開始產生排斥,他抿了抿嘴唇,腦海閃過自己昏迷前似乎有看到這個人的身影。

是救命恩人吧。

腳步不自覺受到驅使走向那寬厚的背後,無聲無息是他與生俱來的特色,存在感向來比起常人還要更為薄弱,幾乎異常至如鬼魅一般的行動,也是這個緣故,當初才會被「那個人」看中繼而挖掘潛力,成了無人不知的幽靈殺手。無人不知?能夠見識他的,全都成為黃泉下悲鳴哭號的亡魂。

切完白蘿蔔準備拿身後櫥櫃的碗盤裝取,火神哪會知道一轉身,身後卻突然冒出一個默默盯著他的人。不到一個手肘的距離,毫無聲息,腳步聲甚至連個微小的呼吸聲都沒聽到,也難怪受過嚴格訓練的火神會大飽驚嚇,以至於菜刀不經意從手中滑落。

眼看銳利的刀鋒就要刺向腳背,火神只期望自己的室內鞋能在關鍵時刻起點保護作用。就算憑他敏捷的動作,要在這麼短的距離抓住刀柄……還是祈禱比較快。

「這位恩人,刀子可是很危險的。」才一個眨眼,本該刺中自己的菜刀居然落入對方的手裡。火神瞪大雙眼,難以置信地露出一臉呆樣。

不過,下一刻他就笑不出來了。

「喂、這就是你對待恩人的回報方式?」垂眼瞟了抵在頸間的刀子,心情極度不悅的火神咧嘴衝著黑子一喊,尤其講到恩人及回報兩個用詞,更是咬牙切齒,力道大至似乎巴不得當場咬死對方。

「為了表示感恩及善意,請讓我先自我介紹。你好,我叫黑子哲也。」即便如此一說,舉刀的手姿仍沒有一絲一毫的動彈。

「You hypocrite!誰管你叫什麼鬼!」也不管黑子再移動幾毫釐,自己的性命就交代在這。太陽穴旁肉眼可見青筋浮動,對於自己竟然處被動(還是一個比自己矮小又弱不禁風的人),身體向右大幅度一傾,同時反手將身後砧板上的白蘿蔔碎塊隨手一扔,作為他下一動作的掩護,火神下秒伸腳一掃想絆倒黑子以制伏對方。

儘管從剛才就能看出黑子身手矯捷,卻沒料想到對方的閃躲及回擊比自己預想的還要快上好幾倍。

有意思。火神笑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白皙與黝黑的肉體交織,粗喘與輕吟回盪整個房間,空氣裡若有似無的氣味讓氣氛顯得異常淫靡。

「唔嗯……啊、慢一點……會、會壞掉啦……」右腳掛在青峰的左肩上,受不了對方過快的衝刺,雙眼泛起朦朧的氤氳,連腮頰也透出紅暈宛若被施點胭脂。語調中努力壓抑的哭腔,在青峰的耳裡聽來,反而像是欲拒還迎的誘惑。

活色生香。沒有任何用詞更適合眼前的妖精。青峰低頭舔拭黃瀨大腿內側的刺青,這是跟黃瀨做愛時一定要做的舉動,幾乎要成為每日習慣,哪怕那天沒做。想到當初腦子一熱衝動做出這樣的舉動,黃瀨羞恥到哭出來的模樣,大概就是起因吧。

在自己的名字上啃咬一口,毫不在乎對方身上將有淤青或齒痕,他喜歡在黃瀨的身上留下自己的痕跡,變相的標記像是宣示這個人是他,而大腿根的刺青是他最愛的記號。

「比起上面嚷嚷著的嘴,下面的這張緊緊吸著我不放的,似乎比較誠實呢。」語罷緊接猛力一撞,青峰笑得惡意十足。

怕自己一開口就是叫聲,黃瀨咬住食指的關節卻仍是忍不住輕喘,他惡狠狠地回瞪表示自己對青峰下流穢語的態度,卻沒想到自己的動作及眼神落在對方眼底,反倒是無聲的邀請。

「果然欠幹。」落下狠話,青峰扣住黃瀨的腰側正打算猛力砲擊時,床櫃上的手機卻鈴聲大作,一時間曖昧的分圍剎那消散。可眼下自己的慾望還沒發洩完,青峰瞪了一眼仍未掛斷的礙事品,無所謂它仍固執地響動,他壓低身體打算繼續他的活塞運動。

「小青峰不接嗎?說不定是——」原本以為對方至少會看一下名字在考慮掐不掐斷,豈料青峰像是沒聽到鈴聲一般,隨便的態度讓他微微吃驚。

「我才懶得鳥他。」他才不在乎是誰打來的,天皇老子他也不放在眼裡,更何況誰敢打斷他的做愛。青峰跋扈的口吻堵住身下人的問句,低下身在黃瀨的耳畔吹氣道:「與其在意那,還不如給我好好用點心吧。」溫熱的氣息讓黃瀨不禁輕顫。

黃瀨敏感的反應讓青峰輕笑了一聲,正打算展開新一輪的攻擊,房內的燈光卻忽然閃滅,馬上感到不對勁的青峰立刻停下行動,將被單迅速蓋在黃瀨光裸的身軀,犀利的目光朝向無人控制卻自動開啟的螢幕。

「又是你啊,討人厭的傢伙。」

「晚安兩位,其實我也並不想要打擾你們之間的嗯、『交流』,只不過赤司要我轉達,一小時後,沒跟他匯報東區被砸場的報告,嗯……你們都懂,他的個性。」螢幕裡的男人臉帶笑容表面上看起來親切和藹,但青峰明白對方可不是簡單的貨色。

至少沒外表看來那麼人畜無害。


東區。

幕後有Miracle撐腰的店,顧忌自己的人身性命安全,很少有人膽敢上門搗亂踢場,但也僅僅是「很少」,並不代表完全沒有。黑街上的人物不可能毫無任何野心,他們時時刻刻在覬覦黑街最上階的位置。

「媽的!大半夜的又有任務!」下午才把一樁難搞的事件解決,好不容易有時間把黃瀨拉上床清清壓抑幾天未發的『子彈』,不到幾小時之內又被發派任務執行,搞得青峰一肚子鬱悶無處可洩。

「走吧,這種生活小青峰不是比我還習慣嗎。」邊走邊踏入一地狼藉的店內,原本整齊擺放的圓桌被亂七八糟地翻到四周,椅子似乎也被當成砸場的武器,有好幾把椅背或椅腳不規則斷裂,玻璃的碎片散落一地,走在上頭不時會發啪滋啪滋的聲響。

這裡早已人去樓空。正當黃瀨這麼想著的時候,樓上忽然傳來一聲尖叫,明顯是女性的哭喊。心底划過一絲不祥的猜測,黃瀨轉頭正要詢問青峰意見,身後的人不知何時晃到別處,左右觀望沒半點影子,一聲高過一聲的呼救聲讓黃瀨無法置之不理,他三步併作兩步卻不過分急躁地往上層前進。

「放開我!走開!誰來救救我!不要……我不要!」太過熟悉的話讓黃瀨不禁加緊腳步到求救聲的來源地,不敢輕忽,黃瀨背靠在門口判斷周圍有無任何陷阱或埋伏,手上的槍枝早已上膛準備應戰。

「砰!」轉身面向門口,黃瀨將蟄伏在不停抵抗的女人的男人一槍斃命。向小綠間學習真有用。快步到趴地啜泣的女人身旁,黃瀨一腳踢翻腦袋中彈的屍體,雙眼四掃確定沒有其餘敵人,他才低下身安慰對方。

「還好嗎?你是店裡的人還是客人?需不需——」話才說到一半,黃瀨就看見原本哭到顫抖的身子停止,心下喊糟的瞬間,卸下偽裝的女人已經打掉他手上的槍,銀白的Beretta M-92FS落地後滑至沙發下方才停下滑動。槍械被打落的同時,腹部也吃下對方沉重的上勾拳,痛得他差點把晚餐還給大地。

向來認為女性都柔情似水的黃瀨,知道自己這回大錯特錯。他摀住疼痛不已的肚子,胃部似乎都絞緊在一塊,奉行待女性要溫柔如紳士的黃瀨第一次差點像青峰飆出髒話。

該死的苦肉計!要是栽在這,他一定會被大家嘲笑到死。黃瀨指腹擦拭嘴角的津漬。

嬌小看似肩不能挑、手不能提的外表,出拳的速度及力道卻不輸成年男子。黃瀨閃過從左臉揍來的拳頭,快捷及猛力結合以致拳風還劃過左頰。不甘處於弱勢,眨眼後猛地睜大雙眼,以「拷貝」為技能的黃瀨利用高專注的精神力分析女人出拳的動作,像設定連拍下的一張張連續性相片,攻擊的範圍、出拳的角度,與此同時,黃瀨也抓到對方的破綻。

女人的手臂畢竟比男人較短,力度也較弱,持久力除非苦心訓練培養,否則相較之下仍舊不敵。一手二腿的攻防比例,對方的攻擊多以雙腿為主,力道比起雙手的確大了很多,黃瀨卻看見對方雙腿之間露出的空隙,變相造成她所不知的破綻,在女人踢上左頰的時候捉住她的右小腿,受制於黃瀨,情勢頓時逆轉。

「對不起囉小姐。」嘴上是平日溫柔的語調,黃瀨手下的攻擊卻大逕相庭,右手刺拳擊中女人的臉,放開桎梏的左手隨後以直拳補上另一邊,連續手部攻擊,猛然俯低身子長腳一掃把對方絆跌在地,虎口掐住女人的細頸,右膝抵制對方的背脊。

「你是誰派來的?」制伏女人之後,黃瀨沉聲道。

「我。」硬物抵靠後腦勺,來者笑得肆無忌憚。語畢,扳機扣下的聲響,子彈的灼熱感劃過臉龐,一槍射入趴地的女人,錯愕的表情來不及在一秒內完成,溫熱的血花濺上白皙的臉蛋,黃瀨愣然。

「真是沒有用的廢物哪。」


左右手被兩側黑人壯漢箝制,剛吃下打手許多重拳的黃瀨脫力跪倒在地,臉頰上有不少擦痕、嘴角也留下瘀青,衣料下的身軀有多少傷痕更不遑多論。有幾條肋骨可能碎了吧。光呼吸就生疼,黃瀨暗自在心底估量著自己的傷勢。

「我真沒想到一個女人就可以把你釣出來,還變成這副慘兮兮的模樣, Miracle其實也不過爾爾罷了。」光從聲音就可以猜出一個人,就是在指這種人吧。囂張猖狂的語氣,從壯漢掌上漆黑的播音器傳出。

方才他以為對方就站在自己身後,沒料到來的竟然是打手而已。對上一個或許還綽綽有餘,奈何對方有兩人會一個接一個乖乖讓你揍嗎?同時間與兩名比自己壯上一倍的黑人打鬥,默契好到嚇死人的雙胞胎搭檔,還真是令他吃不消。

認不清到底是哥哥還是弟弟的揮拳過來,黃瀨一個低腰閃避,下一秒另位不知道是哥哥或是弟弟的早準備讓他吃下重拳。面對這種窘境,要不是動作靈活自己差點被打趴起不了身。嘛、雖然現在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就是了。

小青峰人跑到哪了?不是說黃瀨天真地以為下秒青峰會以英雄的姿態登場解救他,而是太不對勁了,分開到目前少說都快半小時,為什麼青峰都沒有任何消息或半點蹤影出現。

「你在想青峰大輝那傢伙死去哪了吧?」瞳孔瞬間擴大。黃瀨瞪開雙眼望向一個巴掌都不到的機器,彷彿裡頭下一刻將有野獸出閘撲面而來。儘管仍是動彈不得,黃瀨攥緊拳頭,左右兩手臂的肌肉緊緊繃起使兩旁壯漢加大力道,紛紛提起警戒心。

「啊、你知道的,男人總有幾個毛病,你『睡』在他身旁這麼久不會不知道吧。」別有含意地加了重音,可以想見那頭男人原先狡猾的笑容轉為猥瑣不已的表情。

「什麼意思!」八不得把對方拖出來大卸八塊,白森森的牙齒咬緊下唇,黃瀨露出少見的猙獰面孔,心裡卻對青峰的下落急得不得了,更是對那個狡詐的男人恨得牙癢癢。

「我給他準備了一份大禮啦~你不會這麼純情吧?涼太。」

「你是——!」剎那像是想起什麼,黃瀨驚愕地大喊卻沒把心中的那個名字唸出。

「呵呵,現在才聽出來啊……現在,我回來拿回我應得的東西。」

應得的東西?這瘋子又要回來把黑街搞得天翻地覆了嗎?黃瀨愣怔。

把整個黑夜照亮成如白日的熊熊大火。腦海中竄過一個又一個如人間地獄活現的畫面,尤其是他那晚把……。呼吸急促了好幾拍,黃瀨不敢想像這消息讓他知道的後果。

「廢話不多說,涼太你就當我第一個送給Miracle的『禮物』好了。」聞聲,一直處於雕像狀站立的壯漢,將手槍上膛準備依男人的指令處刑黃瀨。漆黑的槍孔對準黃瀨的眉間。

糟了!完全大意忘記自己還處於攸關生死的危機上,黃瀨驚出一身冷汗,儘管再怎樣悔不當初,且不說雙手受制於人,手無寸鐵的他要在這極短的距離要成功脫逃,機率可悲的不到百分之五。

「砰!」槍聲如期在空間內迴盪。

倒下的卻是黃瀨面前舉槍的壯漢。

小青峰!黃瀨心花怒放地扭頭一看,果真是他,適才黯淡的臉蛋剎那轉為笑靨動人如綻放的花容。

以「無定式槍法」稱霸黑街的青峰令人聞之喪膽,不管你身懷奇術亦或逃脫飛快青峰的子彈一旦射出槍管,無人能躲。都說子彈不長眼,然而見識過他槍法的人都驚呼那彷彿是長眼的子彈,被青峰盯上的目標,鮮少有人能在他槍口下活命。

「砰!砰!」兩側的雙胞胎黑人連舉槍反擊的時間都來不及,眉間倏地便多了一個黑孔,龐壯的身軀轟然倒下,一顆子彈俐落解決,黃瀨常常覺得人命脆弱如此。

「哎呀呀,溫柔鄉不好嗎?嘖、真浪費那麼多美女,現在胸大又美的女人不容易找了啊。」可能是摔到內部的重要構造,音質不如方才好其中也不停發出啪滋啪滋聲。

這傢伙還在看?黃瀨聞聲扭頭望向屍體旁的播音器。

「涼太,我知道你心中的掙扎喔——啪。」只留下一句讓人捉摸不清的話,播音器就當場自毀報銷。聞言黃瀨的臉色暗晦不清,身側的雙手輕顫不止。

「喂、黃瀨你還好吧。」青峰解決房內的所有有害的人物後,在沙發旁彎腰將黃瀨的槍拾起,結果走到黃瀨身邊時察覺對方的模樣古怪,開口喊了一聲。

黃瀨像是被針頭用力一扎,身體彈跳離青峰半丈餘後黃瀨才猛然回神,將臉上的情緒全掩藏到深處。

「啊?啊、小青峰你——這個是什麼!」黃瀨本想打哈哈轉移話題,豈料青峰臉上豔紅的唇印瞬間吸引他所有目光。

「啊勒?哪個?」全然不知自己臉上留下剛剛泡在一團女人的證據,其實只要黃瀨再靠近一點就能聞到青峰身上各種女式香水味,濃得嗆死人。

「好啊你這個負心漢!我在這被打得要死要活,你在那爽得快樂似神仙對吧!」氣不過自己方才悲催的經歷,被揍到半死不活自己竟然還膽憂這沉醉在美女懷裡的男人,姍姍來遲根本就依依不捨吧!

越想越覺得自己的猜測十分有理,黃瀨想也不想就奮力跳起,欲上前掐住青峰的脖子逼問,卻忘了自己身上的傷勢不輕,尤其是骨折疼得他倒抽好幾口氣,額頭上冒出冷汗臉色煞白。

「吃什麼亂七八糟的醋,才幾個人也可以把你打趴,回去準備被赤司罵死吧。」青峰一臉無奈地拉起黃瀨的右手,摟緊對方的腰際一步步往外頭離開,嘴巴還忍不住對黃瀨打趣說:「要不要公主抱啊,公主大人。」

「謝了……我現在在心理建設了……」一身狼狽,光是臉上被湊的淤青就遮掩不住,要怎麼瞞過眼睛銳利的赤司啊。被青峰提醒才熊熊想起等一會還得匯報,黃瀨此刻簡直是末日來臨的臉色。

「你這頭有什麼情報嗎?」

「沒有……」

「套出來的都一些沒用的資訊。」嘴巴彷彿不受控制,等到自己講完黃瀨才恍然發現剛才的話是從自己的口裡而出。

他說謊了。口袋裡的播音器燙得像是一塊正炮烙他的熱鐵。

 



【後話】

 阿哈哈哈哈我死定了,本來想丟到火黑打架那邊就好了

這樣累積的字數又全歸零 全部又要在積了 

這章釋出,跟之前寫的幽殺有關又有點不同,因為打算認真出本後,很多細節跟劇情都有刪改

所以這章看不懂,沒關係的

 因為它都還只是一切開端的序幕(干ㄛ

讓我痛苦的還有 正劇 我碼的好慢好慢好慢好龜速 我自己都受不了了(ㄎㄎ:還不都你自己愛拖

 好啦 我乖乖聽話 我等等接著碼後面 

無限感激費盡腦汁救我這劇情腦弱的餃子、每天看到我要催上百次的主催可可、HP補充站的老婆鬆鬆 &願意被掐ㄐㄐ的小可愛們(掯根本被騙

不能在廢話了 沒後路 沒屯稿 我走投無路 備感壓力ㄚㄚㄚ
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嗚呼.doc 的頭像
嗚呼.doc

Actuation is monster.

嗚呼.do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2)

發表留言
  • Puro
  • 你好,初次拜讀嗚呼的作品(●´エ`●)
    總覺得幽靈殺手這個職業再適合黑子不過
    也很期待這群人發展出各式各樣的故事
    喜歡嗚呼很細微的描寫,不管是譬喻或轉化
    都貼切的讓我在閱讀的過程中非常享受(x
    總之請繼續加油!& 新粉絲請多指教
  • Puro親你好ヾ(●´▽`●)ノ叫我阿嗚就可以囉
    幽靈殺手第一次看到我也馬上想到黑子XD
    所以一腦熱就寫出之前的幽殺www(不過故事架構還沒那麼健全)
    這次跟親友討論很多後 才足夠完善

    謝謝你的誇獎 寫的時候覺得自己的描述太少太弱
    PO上去後 就會發現自己好囉嗦XD
    可能是職業病吧 譬喻跟轉化我常會使用到ww

    非常感謝Puro親的加油(土下座)
    歡迎多多留言交流 我喜歡跟大家交換心得!

    嗚呼.doc 於 2012/07/16 20:12 回覆
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我剪我剪✂
  • 哈哈!!阿嗚 超~久不見啦(*☉౪⊙*)
    我是剪剪 偷偷給你來很多次 都沒給你回復
    你就原諒我吧 以後會好好回復的 (笑)

    這次終於要出長篇阿 期待赤赤的戲份多一點
    (搞神麼 那是重點!!!還有誰是赤赤?)

    總之 加油囉 我會好好關注你的悠~
  • 剪剪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(失控衝撞
    幹 你現在才出現 你這傢伙((╬ಠิ益ಠิ))(冷靜太太
    以後都好好回覆喔 你說的 你敢說謊不給你本子((╬ಠิ益ಠิ))
    而且那臉好煩www(*☉౪⊙*)←

    赤司ㄉㄉ在這裡面戲份很重呦 不過會被埋很久就是了(BODYㄇ
    餃子的赤司 超可口超美味 我每天都在舔呦(*☉౪⊙*)(硍

    你給我常出現就好了 我差點要忘記你了(´∀`)(欸欸欸過分

    -------------沿此裁切線✂------------

    嗚呼.doc 於 2012/07/17 23:24 回覆

  • monkey
  • 看到隊長大人出現了喔喔喔喔喔!!!!!!!!!!!!!(興奮啥
    這個會出本會出本是嗎??
    可不可以隊長多一點青黃多一點(煩
    不行我眼裡只有隊長了((抱頭
    請給我隊長(認真((被拖走
    一看到隊長就發廚真是不好意思(跪
  • 阿猴又出現啦wwww(抓住
    (σ゚∀゚)σ沒想到這次是起肖的阿猴(干ㄛ

    與其興奮才出現一點點畫面跟名字的赤司ㄉㄉ
    下一回wwww赤司真的是(跪下(咦!?

    我已經很私心了( 艸 )(你也知
    這本叫幽靈殺手ㄚ阿猴 快醒醒wwww
    但我不跟你講我還是有塞戲分給他們(耖
    放心啦 他們都蠻主線的(火:不要搶鏡頭啊!
    詳細再講下去我就快劇透了ㄚㄚㄚㄚㄚ好想講(遮嘴

    不過就怕你被雷到www(*☉౪⊙*)(ㄇㄉ

    嗚呼.doc 於 2012/07/22 02:08 回覆

  • monkey
  • 意思是要期待下一回嗎XDDDDD
    我會期待的(認真

    我知道他叫幽靈殺手(正色
    但我眼裡只看得到青黃夫夫和隊長(幹

    劇透神馬的來吧,小爺的心臟很強大(?)((湊過去
  • #02出來了ヽ(*´∀`*)ノ不知道你有沒有吃到
    赤司ㄉㄉ的戲分又更多了www

    你好煩wwww黑子打打站在你身後表示他很火呀
    #02可以看得出黑子的剽悍 你小心一點(´∀`)(小心ㄆ

    劇透嗎 我告訴你呦 是這樣的嗶——然後這樣嗶——最後就嗶——(猴:幹!

    嗚呼.doc 於 2012/07/23 02:53 回覆

  • 小雨
  • 哦哦!!!!新粉絲w大大請多指教OwO
    超級霹靂無敵大好看啊啊啊啊OwObbb
    超愛青黃的><bbbbbbbbbb
    話說有沒有青黃第一次的回憶錄什麼的:))))))(你滾
    一看到"黃瀨羞恥到哭出來的模樣"(畫線畫掉)就被秒殺掉了:)))))))(告非

    然後一看幽靈殺手這個名字腦中就蹦出小黑子成幽靈怨婦(什)的模樣(笑倒
    大大加油出本了一定捧場wwwwwwwwwwwwwww
  • 你好ヽ(*゚∀゚)ノ小雨 歡迎你的來訪www
    感謝你的誇獎 你的喜歡就是我的動力喔ww
    青黃超讚(拇指)

    第一次回憶錄 是很單純的那個第一次嗎(ノ∀`)(耖
    如果有特典的話 說不定有吧(゚∀゚)(被種掉
    本來沒有要做的阿 結果我誤會親友的意思 竟然讓他們(ノД`)(不忍縮

    幽靈怨婦WWWWWW
    天ㄚ 小火神小心了 別辜負人家呀wwwwww
    感謝支持(抓手) 我會好好努力地└(•̀ω•́ )」三 L( •̀ω•́)┘

    嗚呼.doc 於 2012/07/24 21:09 回覆

  • 小雨
  • xDDD
    阿嗚加油w大大的青黃文都被我看光光了w(用詞錯誤

    唔說不定很單純又很不單純(?)(巴進垃圾桶
    哦哦哦哦!!!!!我期待了OwObbbbb
    噗哈哈w其實誤會誤的很好wwwwwww(滾開

    小火神要好好對待世上唯一的幽靈怨婦w(笑)
    xDDDD(摸頭)小雨也會努力支持的wwwwwwwww
  • 看光光WWWWWWWW(笑點低

    我會很盡力的將他們的第一次回憶錄很單純又很不單純的(σ゚∀゚)σ(尛

    小火神是好男人 我相信沒問題的(男人必嫁List NO.1

    嗚呼.doc 於 2012/07/25 00:17 回覆

  • 悄悄話
  • 嗚呼.doc
  • >>給藍OO(FB的妹子呦)
    因為你不是痞客會員 私密回覆看不到 我想想還是出來好了

    哇阿阿 掉淚太擔當不起了 L(ˊ∞ˋ)┘(遞面紙)
    感謝你的稱讚 非常謝謝wwww

    太稱讚我了啦 我還要多多磨練 能讓你喜歡這部
    我就非常開心了 我還會多多努力回饋大家的。゚(゚´ㅁ`゚)゚。
    青黃是我的主CP 所以 會不知不覺很著墨他們(根本私心
    不過 新幽殺 會比較平均了 如果你又看請多多浮水(不要臉
    暴君的青峰,和什麼事情其實都隱瞞在心裡的黃瀨<<他們這對就是這樣的
    所以幽殺說起來也帶點悲感。゚(゚ノ∀`゚)゚。

    &寫文很難 是的 莫非您也是嗎(幹嘛問
    非常感謝你的留言 不知該如何稱呼呢www 叫我阿嗚就可以囉
  • 悄悄話
  • 嗚呼.doc
  • >>小藍
    這次換我慢回了 超慢超腿的> <b
    你一開電腦就往我這跑 我多開心啊(緊抱
    沒用的話的確會發生這悲催的事 想破頭也想不出來真痛苦
    謝謝你喜歡的文 我真的很高興!!!!!(熊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