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—He's a wolf in disguise,but I can't stop staring in those evil eyes 
(他是隻偽裝的狼,但我無法阻擋那雙邪惡的眼神佔據)


在球場上恣意奔馳,禁區內能阻擋他的人少之又少,籃下在他的眼裡就是他的天下。

以前從沒有見過這樣的一個人,青峰大輝。
I've never seen one like that before.

原本對於人生感到興致缺缺,凡事都得心應手的感覺再也不會使他高興或激動。一切都OK,一切都無趣。他以為他的人生就這麼無聊,無聊到死,結束無聊的一生,毫無激情。

黃瀨手插在口袋內打算慢慢閒晃回教室。


有沒有誰可以讓他脫離這無聊的模式,誰都好。


「哇啊、好痛!」後腦杓驀地受到撞擊,黃瀨吃痛往前一傾,差點狼狽跌倒,氣得他轉身就想痛罵這無禮的冒失鬼。

「抱歉、抱歉,你……不是那個很有人氣的模特兒黃瀨君嗎!」一身黑得令黃瀨難以置信,他第一次碰到這麼黑的人,而對方笑咪咪的樣子,根本讓他無從發洩怒意,他終於知道什麼叫「伸手不打笑臉人」了。

「喏,拿去。」彎腰拾起在地上停止滾動的籃球,眼角仍泛淚光的黃瀨沒好氣地拋給對方。

「謝啦!」接下籃球,道完謝就迫不及待轉身離去。

黃瀨嘟著嘴有點不爽,這情緒來得莫名其妙,所以他都歸咎於剛才的意外及那個人身上。

說起來,他好像還沒碰過籃球呢。黃瀨突然想到,這麼一想之後,教室他就不打算回去了,腳步的方向已經轉為學校的體育館。

反正距離也只有幾步。

他沒想到自己會一眼淪陷,被對方快捷的球姿俘虜,再也掙脫不了也無從抵抗。

「我要入部!能讓我加入籃球部嗎!?」他找到一個令他如此驚奇的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You amaze me.
注定和這個人永無止盡地糾纏。

那一球到底是上帝的祝福還是命運的惡作劇,這問題到他們兩人在一起多年,依然是黃瀨想不出答案的問題。


「別那樣看著我啦……」語氣滿是羞忸,黃瀨抬起雙手遮掩漲紅的臉蛋,對著在自己身下作怪的男人低喊。

「做了這麼多次,你怎麼還像個處男啊?」看見黃瀨羞恥到面紅耳赤的模樣,青峰覺得好笑,舉起對方的大腿低頭咬了一口,引得黃瀨大叫自己的名字,聲調帶有快哭泣的顫音。

「你這樣叫,是要我把你做到哭不出來嗎?」

這裡是最可以直接擊潰黃瀨理智的部位,他最敏感的地帶,他常常想把黃瀨抓去刺青,就在這裡刺上「DAIKI」,宣示這個人從頭到腳、從裡到外都是他青峰大輝一個人的,光只有耳環這小不啦嘰的玩意兒,已經無法滿足他越來越強的獨佔欲,貪婪像頭失控的野獸不斷鼓噪著他。


他吃了他的心。
He ate my heart.

他吃了他的腦袋。
He ate my brain.

不然他怎麼能為一個人陷入瘋狂,愛到癲狂。

黃瀨攀上青峰的肩膀,死死捉緊,彷彿無助的溺水者緊捉住的浮木。上身隨著對方的撞擊而顛動,宛如在洶湧的大海裡載浮載沉,可他卻甘願溺斃在這一片大海裡。


他吃了他的心。
He ate my heart.

他吃了他的腦袋。
He ate my brain.

他覺得自己快瘋掉了。

眼泛淚光,黃瀨注視著全身因汗水而鍍上一層微亮的光采,襯上他黝黑色的皮膚。

真是說不出的迷人。黃瀨出神一想。

「嗯?」察覺黃瀨炙熱的視線,青峰緩下速度,低頭親吻對方正喘息而微張的雙唇。

從親吻變質為舌吻,兩舌交纏不停在挑戰對方的底限,來不及吞嚥的津液流溢而出,停止交纏,青峰改為攻掠黃瀨,舌尖輕輕在後者的上顎劃動,如羽毛搔癢般的挑逗,惹得黃瀨蜷曲起腳趾,無意識緊縮後穴包覆仍埋入的堅挺,受刺激的性器後果不言而喻。

內心暗罵對方惹火的舉動,按捺不住慾望的衝動,青峰停止舌尖遊戲,急忙分開彼此的距離,卻拉出一條淫靡的銀絲,羞窘了黃瀨,反倒是青峰舔拭雙唇,伸手摩挲黃瀨紅腫的唇瓣,勾起一抹壞笑說:「惹火就要滅火,妖精。」


該死的黃瀨。

該死的性感。

在做愛的時候,黃瀨根本就是妖精,折騰人的妖精。


「啊?什麼?等等小青、大輝!」聞言還不能明白自己到底做了什麼,黃瀨滿頭問號,卻被青峰緊接的動作嚇壞,問號全數瞬間變成驚嘆號。

慣常打籃球,青峰的雙手很大,指腹上有日經月累而生的厚繭,此時此刻,這雙手正包裹住黃瀨的翹臀,不安分的手不時會充滿惡意地搓揉,讓原本的白皙無端染上色氣的粉紅。

「大……大輝別揉了……」一邊求饒地說著,一邊用手背掩住雙眼,他不敢承認自己的確因此產生異樣的快感。

「你不是開心嗎?涼。」黃瀨的身子究竟歡不歡愉,青峰比誰還要清楚,更包括身為身體主人的黃瀨。

「別那樣叫我啦!」最受不了青峰直接單字稱呼他,那種親暱又甜蜜的稱呼快要了他的命,偏偏青峰這個人最喜歡在這時候刺激他。

他知道他無法抵擋。涼字從他的口中吐出就像催情劑,黃瀨沒有一次不情動,最後的結果往往是他被做到崩潰,淚流滿面,耳旁都是青峰低啞地喚著他的名字。


涼。


那男人是個魔鬼。
That boy is a monster.

魔鬼一樣的男人。
M-M-M-Monster.

他吃了我的心,他吃了我的腦袋。
他擾亂了我的心湖,他讓我失去理智。
He ate my heart then he ate my brain.

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嗚呼.doc 的頭像
嗚呼.doc

Actuation is monster.

嗚呼.do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6)

發表留言
  • 快要舉手投降的無奈黑
  • 我到底該回什麼阿阿阿阿!!!((摀臉
  • 回你愛我 但我會回你我有老婆了謝謝你愛我m(_ _)m(醒醒好ㄇ

    嗚呼.doc 於 2012/06/20 22:42 回覆

  • 團子
  • 我愛叫黃瀨做涼的青峰
    更愛被青峰做到哭的黃瀨hshs(冷靜
  • 這兩個我都愛HSHSHSHSHSHS———(被巴

    感謝糰子三連彈的回覆m(_ _)m

    嗚呼.doc 於 2012/07/06 16:38 回覆

  • 毋哉
  • 青黃超棒X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
  • 嗚呼呼 新同學!!!!!!!!!!(捉手
    青黃好吃好美味 青黃最高\(^q^)/

    嗚呼.doc 於 2012/07/09 21:43 回覆

  • 阿跌
  • 黃瀨不是妖精是縱火犯啦!!!看到全身燒起來hshshshshhs 可以幫我滅火ㄇ黃瀨(抓去關
    我也想揉黃瀨屁屁啊!!青峰羨慕忌妒恨(別
    青峰大醬......我可以叫黃瀨涼嗎?
    做到哭真的好萌喔^q^尤其黃瀨哭起來更不得了 會喪失理智
    青黃最高\^Q^/ 愛慘阿嗚版大了❤❤❤(不要告白
  • 縱火犯WWWWWWWWWW這我太喜歡了
    只好有請ㄑㄈ警察逮捕現行犯啦
    各種羨慕忌妒恨我已經不止一兩天了 阿阿阿阿阿阿阿(咆哮乙
    叫涼真的 好犯規 不要這樣(立馬舉紅牌

    做到哭 我現在依舊改不過來啊 就算不想讓他哭
    結果黃瀨自己還是哭了這是怎麼一回事www(你的手怎搞ㄉ
    歡迎告白ㄛ(熊抱)ㄚ跌的留言都好可愛www

    嗚呼.doc 於 2012/07/15 23:05 回覆

  • 阿跌
  • 之前看維基介紹說黃瀨淚腺發達
    他和青峰在做的時候大概會因為快感哭出來→青峰看了很興奮就更想讓他哭就做得更厲害......這樣一個充滿萌點的循環^Q^(快住腦

    我真的覺得藤卷巨巨在推青黃啊!!!一開始那顆籃球其實是青峰用來釣黃瀨的繡球ㄅ^Q^


    ......渾蛋我也要砸一顆(又來
    阿嗚不嫌棄喔喔!!青黃看完都會想......意淫黃瀨(叫警察
  • 維基也這麼說了嗎wwwwww公認的愛哭鬼了(≧∀≦)(X
    充滿萌點的循環呀 我喜歡(*ˊ艸ˋ*)請繼續(等等

    我們可從173Q 青峰ㄉㄉ那一拳下去 就知道藤卷巨巨的想法囉
    我們不要再質疑巨巨的心 遵從他吧 他大人就青黃最大手呀(*ˊ艸ˋ*)(造謠乙

    繡球 可惡ㄚ ㄚ跌我也要來一顆快給我(是要把小模特砸成豬頭ㄇ
    當然不嫌棄啦 我留言都歡迎大家來意一(RY 不對是多多哈啦打屁www

    嗚呼.doc 於 2012/07/17 14:47 回覆

  • 惡魔AKUMA
  • 啊哈啊哈(意義不明?)的青黃!!!
    < 峰的的我看到你的身體燃燒了WWWWW

    HSHSHS小黃瀨你不要燒了青峰來燒我啊!!!
    小黃瀨太萌開啟我的新世界實在不科學啊啊啊啊WW

    我是啊哈啊哈順便游走過來的小路人O<<~~~~~